位置: 老挝磨丁黄金城赌场
作者: 管理员 来源:原创 关注: 时间:2015-08-05 18:40

“你好像看上去不是很紧张的样子?”芭芭老挝磨丁黄金城赌场拉小姐有些奇怪的问。

我也伸出手去和他做了个标准的年轻人之间的握手然后我很真诚的看着他的眼睛说:“我也是。”

我也可以读懂对手的牌但我不是道尔-布朗森和古斯-汉森。我没办法保持百分之百的判断正确甚至连60%的成功率也不敢保证。我一直都很清楚如果我凶起来也像杜芳湖一样奔放起来这种打法可以让我每小时挣到一万块钱。但问题就在这里如果我撞上一把大牌也许一切就都完了。

“牌桌上没有肯定会赢这一说;也没有一定会输的人。事实上对我来说这次你做的和那次我做的都是一样的事情。”我盛了两碗汤递给她一碗然后淡淡的说了下去“既然我能代替你全下所有筹码;那你也就能代替我全下。好了阿湖不要再为这种事情烦心了我们来喝汤吧。”

他狠狠的盯着我;好几次都无意识的把手移到牌的上方似乎想要弃牌;但最后他还是清了清嗓子对牌员说:“跟注。”

我们同时站起来说。然后她笑了笑顺从的坐下。我走过去把门打开。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返回顶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2015 老挝磨丁黄金城赌场